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“江湖救急”救出一串诈骗案

发布时间:2017-08-18 新闻来源: 编辑: 点击率:

    中国老百姓之间有句话叫“救急不救贫”,因为救贫要耗费大量的时间、精力和财力,有时还未必有好结果;但救急则不同,当亲友遇到困难时出手相助,这种举动不仅简单有效,还能获得精神上的慰藉和良好的口碑。然而,善良一旦被骗子利用,后果是严重的。2017年8月1日,安徽省淮南市公安局淮舜分局承办的“3.11网络诈骗案”侦查终结,3名利用“江湖救急”实施诈骗的犯罪嫌疑人被依法移送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。而这起涉及全国6个省份10余个地市,被害人中不乏大学生、企业员工和个体老板的诈骗案件,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呢?

  曾经的女同事问他“在不在?”

  3月11日下午,淮南某企业员工小胡的手机收到了一条QQ信息,不停跳跃的头像照片,正是他曾经的女同事婷婷。由于平时俩人有联系,小胡点开信息后,看见了简短的三个字:“在不在?”小胡回复说:“在!”婷婷说道:“请你帮个忙。我好朋友遇到点急事,等着用微信给她转点钱,可我的微信里没钱,也没绑定银行卡。”小胡问:“那怎么办?”婷婷说:“我用我的网银转账到你的银行卡,然后你帮我用微信转给我朋友一下,行吗?”热心的小胡没想那么多,爽快地答应了下来,接着把自己的银行卡号发给了婷婷。

  很快,婷婷发来了给小胡1500元转账成功的银行网银截图,并且给了小胡一个叫“南墙”的微信号,小胡和其加了好友后,用微信转账1千元给对方。这时,婷婷着急地说钱不够,要小胡再转一些,可小胡的微信里只有1千元,于是小胡又通过微信借了同事2千元转给了“南墙”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小胡的心情有点复杂,因为他的银行卡办理了短信通知,资金流入流出,他的手机都会收到短信,可婷婷向他银行卡里转的钱,却迟迟没有收到到账短信。他疑惑地问了婷婷,对方的回话是跨行转账,可能有延迟。在婷婷第三次要求小胡继续转账给“南墙”时,小胡急了,他拨打了婷婷的电话,而正是这个电话,让小胡的心凉了半截。电话那头真正的婷婷说:“我什么时候让你转过钱?”接着,真婷婷登录自己的QQ,发现无法登录,于是她告诉小胡,自己的QQ被盗号了。

  慌乱的小胡拨打了110报警,随后来到了淮舜分局铁运派出所。而此刻,三公里之外的淮舜分局潘一派出所也接到了朱某的报警,他和小胡一样,被同一个“婷婷”用同样的方法骗走了3500元。原来,他们都是“婷婷”的QQ好友。

  小案专办让“南墙”初漏端倪 

  接到警情通报,淮舜分局局长夏良顺、分管刑侦副局长张坤迅速组织召开案情分析会,毫无疑问,这两起案件完全可以并案侦查。尽管与其他网络诈骗案相比,这两起案件案值不大,但夏良顺局长说:“侦查破案是公安机关的职责,小案也要专办,我们争取办一案带一串。”随即,在张坤副局长的指挥下,由分局刑警大队和铁运派出所民警组成的专案组立即开展了工作。

  淮南市公安局反电诈中心,集结着全市公安机关多部门、多警种的精干力量,他们在打击电信网络诈骗工作中屡建新功。在“中心”的强力支持下,专案组很快查明,犯罪嫌疑人实施“3.11网络诈骗案”的QQ号码登录地在安徽淮北,当民警赶赴淮北开展工作,却发现嫌疑人使用的是虚拟地址,并且该QQ号码已经停用。接着,民警在对“南墙”的侦查中,发现了一个手机号码,而这个号码也在1月份停机,机主则是一名刚满16周岁的男子郑某。这个年纪的人,按理说还是个学生,会不会是身份证被冒用了?

  随着侦查的不断深入,专案组获知郑某有一张银行卡,在海量的信息查询后,民警发现了令人惊喜的线索。3月11日下午,这张银行卡上接连产生了5笔资金流入交易,时间与小胡和朱某被骗时间相符,而总金额恰好是6500元。显然,这不是一种巧合。那么,郑某到底是谁?是被人利用了身份证件,还是实施了诈骗行为呢?经过梳理,专案组里的青年民警徐振中和刘先辉又发现了该银行卡上一笔66元的资金流入交易,汇入这笔钱的是一家技工学校。大学毕业的两位民警分析,这种小额的资金流入,极有可能是学校发给学生的伙食费补助,他们俩都有过亲身经历。此刻,16岁的郑某作案嫌疑陡然上升,而所有的侦查方向都指向了一个地点:海南!

  精准研判抓获“玩号”小伙伴

  4月13日,淮南市公安局反电诈中心和专案组民警赶赴海南,并在三亚、海口、临高等地不间断开展侦查工作,民警通过精准研判获取了郑某在银行的取款录像,这进一步证实了郑某就是本案的涉案嫌疑人。

  4月19日,在当地警方配合下,专案组民警在海南某县技工学校,将正在上课的郑某喊出后抓获。接下来的突审中,郑某如实供述了伙同18岁的郑某平,19岁的王某实施“3.11网络诈骗案”的始末。

  没人能想到,让老百姓深恶痛绝的网络诈骗犯罪,在这帮十几岁的小伙伴嘴中被轻描淡写地称之为“玩号”,那意思就是买几个被盗取的他人QQ号码,然后冒充主人,以有急事需要转钱为由对其QQ好友实施诈骗。在这个诈骗团伙中,王某负责出资购买被盗QQ号码,郑某平负责聊天和技术操作,而郑某则负责收钱取钱。3月11日他们用“婷婷”的QQ号码诈骗了小胡和朱某的6500元后,郑某分赃500元,郑某平分赃2000元,而王某则拿了大头4000元。接着,王某便和两位小伙伴大肆挥霍,喝酒、吃乳猪,还租车去周边的旅游胜地玩了一圈。

 为了抓捕郑某平和王某,专案组民警一边深入当地农场,在茂盛的橡胶林中忍受蚊虫叮咬开展蹲守;一边会同辖区警方上门敦促嫌疑人家长,让郑某平和王某尽快投案自首。4月26日,王某在海南向专案组投案自首;5月3日,郑某平在家人的陪同下来到淮舜分局投案自首。至此,“3.11网络诈骗案”的3名涉案嫌疑人全部归案。

  然而,专案组民警在锲而不舍的深挖和查证下发现,淮南小胡和朱某的被骗,只是冰山中的一角。3名犯罪嫌疑人自2017年1月起,先后以单独作案和结伙作案的方式,用同样手段诈骗了北京、天津、河北、浙江、辽宁、安徽6个省份的17名被害人,涉案金额达数万元。破一案带一串,当初夏良顺局长在案情分析会上说的话果然应验了。

  迷失的嫌疑人和愤怒的受害者

  为将“3.11网络诈骗案”办成铁案,专案组民警先后赶赴广州某银行、杭州阿里巴巴公司、深圳腾讯公司等地调查取证,并多次前往看守所对3名犯罪嫌疑人进行法制教育。

  在这些沉迷网吧的年轻人中,16岁的郑某是年龄最小的,也是最“缺钱”的,他迷恋上了网络赌博,还为此欠下了高利贷,巨大的还款压力让他喘不过气来,只有让父母苦不堪言地替他偿还,而他则一步步走上了犯罪的道路。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后,郑某提出想和父母说句话,让人没想到的是,他要说的竟然是让父母继续替他还债。再看18岁的郑某平,一名高三学生,他的前程本该是与高考紧密相连的,然而距离高考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,他却因犯罪身陷囹圄。而19岁的王某则辍学多年,没有工作却整日混迹于网吧之中。他们,迷失了自我,也让未来变得不可预测。

  “您好,我是淮南市公安局的民警,想找您了解一些情况。”“得了吧,你这个骗子!”当专案组民警对众多被害人进行电话询问时,对方的回答让民警哭笑不得。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很显然,这些被害人对骗子的鬼蜮伎俩和自己的疏忽大意是既愤怒又自责。然而,正如民警所说:“如果你早具备了现在的警惕,就不会发生当初的被骗。”本案中,17名被害人的平均年龄只有24岁,有学历、有阅历的大有人在,但他们还是被所谓的“江湖救急”给骗了。在骗子作案过程中,没有一个人想起来给QQ好友或者其他人打电话查证,甚至连点击一下视频聊天,让对方做个动作的要求都没有,他们只想着帮助别人,没想到善良被骗子利用了。

  2017年8月12日,公安部公布了近期高发的十类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手段,冒充熟人诈骗排名第二位。在此,警方也再次提醒社会公众,遇到熟人通过电信网络谈钱,一定提高防范意识,立马打起精神来。